Return to site

“我管不了我的小孩了”- 父母应调整的8种负面无效思维

· 育儿法宝

生活在具有多重压力的现代社会中,许多爸妈在教养孩子时都很感到力不从心,而其中有行为障碍宝宝的特殊家庭,更是承受着比其他爸妈还要多的压力,也难免在养育过程中,出现许多消极、负面的想法,比如说:「我已经管不动孩子了」、「他已经没希望了」等等。

我在跟家长接触时,每每看到有爸妈表达这样的想法,都很能理解这样的无助感,因为个人的力量往往很有限,很多时候心中的苦楚,旁人也无法明白。

但是,今天我想透过下面这篇文章来鼓励许多对于孩子行为问题感到无力的家长,希望能够给予你们力量,帮助你们从这些负面的想法中挣脱出来,因为这些想法虽然真实,但却对于帮助孩子及家庭成长没有果效。

孩子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很大程度其实就是取决于家长看待逆境的想法,当孩子问题越失控的时候,家长往往越需要淡定,当你能用正面、实际的想法来面对孩子的行为障碍时,就是转机的开始。下面我们将透过这篇文章,结合例子来看看爸妈要怎么面对教养带来的压力,以及如何调整挫折中常见的8大负面无效思维,重新用正面的态度来思考和解决困难,创造新的家庭氛围。

苏菲、小均和圆圆三个人原本素不相识,因为参加了家长团体,而成了好朋友。苏菲有个七岁的女儿小洁,小洁从小就非常好动、自从会爬行走动之后,就很少看她安安静静的坐在位子上完成事情,苏菲总是形容她屁股像装了马达一般,停不下来;大人带她时常常提心吊胆,怕一不留意她会发生意外;等到上学之后,状况又更多了,老师经常投诉说小洁无法等待,插嘴、不断问问题干扰上课、不愿意排队....;还有,粗心大意也是常态,功课做一半、忘了带文具上学,甚至还曾经忘了带书包回家;种种状况都让爸妈觉得不太对劲,带她就医后,医生诊断为注意力不足过动症(ADHD)。

小均的儿子杰森两三岁时,小均常和二、三位孩子年纪相仿的邻居相约带孩子在住家附近公园玩,每当小均和邻居聊得很开心时,不忘以眼角余光偷瞄杰森,却发现杰森总是一个人背对着其他孩子自己玩,如果有同伴接近他,他就会移动位置到其他地方去。而且小均也发现,经常和杰森说话时,他要不是低着头,就是闪避别人的目光;当他想要做一件事情时,总是坚持非做不可,并且有自己的一套规则和程序,不容改变。虽然先生一直安慰她杰森还小,长大应该就会好,但是小均还是难掩心中的担忧,上网搜寻的资料时,「自闭症」、「亚斯伯格症」一笔一笔地跑出来,于是小均决定带杰森看医生,医生观察杰森并且让爸妈做了一些评量表之后,认为杰森是「亚斯柏格症候群」(Asperger Syndrome, 简称AS,这个病症在1944年被提出,因为成因与诊断标准长期存在争议,近年美国精神医学会决议取消亚斯伯格症这个名称,并将之纳入「自闭症谱系障碍」(Autism Spectrum Disorder,简称ASD)。

圆圆的儿子赵鹏六岁,他出生不久因圆圆正要准备博士班资格考,而先生也为着研究而忙得焦头烂额,所以夫妻俩索性把他送回老家给父母带,直到赵鹏四、五岁该上幼儿园了,而夫妻俩的学业也告一段落,才决定把他接回身边。没想到回到爸妈家的赵鹏,情绪和行为有很大的偏差,不但常常拒绝爸妈的要求和规定,甚至故意反抗和激怒大人,圆圆从他充满敌意的眼神中感受到他心中的愤怒,圆圆和先生猜想是因为离开从小照顾他的祖父母到一个新环境而引发不适应的反应,另一方面也因在婴儿时期就把他送走而心生愧疚,所以夫妻俩对赵鹏百般容忍,希望用爱来包容改变他;但是同时圆圆和丈夫心中充满矛盾,因为明知孩子脱序的行为需要教导,也担心他变成无法无天的「小皇帝」,但是就是不知道该如何做才好。

圆圆在网路上搜寻讯息,发现附近城市有位家族治疗师将举办一个为行为障碍儿童(children with behavior disorder)家长的团体,于是她二话不说立刻报名,在这个团体中,她遇见了一群与她有相同困扰的家长,他们因为可以理解彼此的困难,而少了与一般朋友相处时被异样看待的压力,而且因为知道彼此在心理、时间和精力上的耗费与支出,他们更愿意互相支持与打气,而苏菲、小均和圆圆更因为有相同的语言和文化背景,就这样成为了好朋友。

苏菲、小均、圆圆的孩子虽然有不同的诊断、不同的行为问题,但是她们为了寻求专业的协助而参加家族治疗师举办的家长团体,一起学习如何帮助自己和孩子,并且也因此而成为好朋友。

父母的压力

第一次进入这个情绪障碍儿童训练的父母团体时,治疗师让父母评估自己的压力、想法以及与孩子的互动如何影响孩子的状态,同时也评估孩子各项情绪及行为问题的程度。

有一个重要的观念:若是父母或家庭互动有问题,那么,把重点放在孩子的技巧训练上,通常效果较差;相反地,应该把重点先放在父母和家庭互动技巧,当这些改善了之后,再训练儿童的技巧,通常能够达到事半功倍之效。

第二次团体,治疗师帮助大家觉察父母的压力如何影响孩子,我们都知道,处在沉重的压力下个人无法发挥正常功能,当然教养小孩的能力也必然会受影响。生活在现代社会,即使养育身心健康的孩子,父母的压力都不断在增加:景气不好造成的经济压力、婚姻关系中的争吵和冲突、网路世代的孩子教育问题、小家庭中缺乏足够的社会支持系统……在在成为新世代父母的压力。

对于孩子有行为问题的父母而言,代表着他们的生活中会面临比一般父母更多的压力,不仅是孩子难以理解及处理的各种行为问题让父母常常束手无策,还有伴随而来亲人、老师及外人对父母管教无方或过度宠溺的评断,也会导致父母在教养孩子时更多无法负荷的压力与情绪以致做出不恰当的管教措施。

许多父母会以孩子的需要为优先,但是事实是,若是父母无法处理自己的压力和个人问题,就无法提供小孩所需要的。因此,为了满足孩子的需要,父母必须先照顾好自己。

哲学家及心理学家认为生命有三个基本的课题:爱、工作与游乐,父母(尤其是亚洲父母)经常太过投入工作或生产性、建设性的活动,而忽略了游乐与爱。然而,如果没有以游乐(休闲活动、放松、度假)和爱(家人互动、友谊)来平衡生活步调,便会常处在压力之下,而无法感到身心的满足。因此,要成为有效的父母,必须重视游乐和爱,特别是要提供量多且质精的时间和孩子相处。

有限时间

为了厘清生活的优先顺序,治疗师引导父母们做以下的价值澄清:首先,列出重要且值得花时间从事的活动,例如工作、整理家务、跟配偶/孩子相处的时间、独处的时间、运动、研习课程……等;其次,将这些活动依重要性排序,将最重要的写在前面,依序排列,愈不重要的放在愈后面;最后,列出实际上平均每周花费在这些活动的时间,花费最多时间的活动列在最前面,然后是花费次多时间的活动,依此类推。

常常为着孩子而心力交瘁的苏菲、小均和圆圆,都不约而同地发现,原本以为自己花在孩子身上很多的时间,然而,扣除工作、家务之外,上网、浏览脸书和社群网站也花去不少时间,最后再扣除孩子写功课、课后才艺等时间,发现每天和孩子好好相处的时间居然不到半小时!在忙碌而有限的相处时间下,如何能心平气和地享受与孩子互动的时光呢?

父母的想法

的确,家有特殊儿的父母要比一般父母面对更大的育儿挑战,但是,不可讳言的,父母对小孩和对自己的想法会影响父母对待小孩的方式,进而影响到孩子的行为表现。

苏菲七岁的女儿小洁从小就非常好动,很少安安静静地做一件事,注意力总是很快被其他事情吸引,尤其上学之后,不是因没耐心而跟同学起冲突,就是在老师还在讲解时不断举手问问题,作业缺交、忘了带文具上学……,状况层出不穷。苏菲几次被老师邀请到校沟通,处理小洁的问题,心里都有种说不出的难堪,虽然知道小洁有注意力不足过动症,但是苏菲总觉得老师的眼神及说话的语气隐隐在责备她没有把孩子管教好,所以小洁才会这么散漫没规矩。另一方面,苏菲心中也有一股无力感,常常她也忍不住怀疑小洁到底是因为生理性的影响,还是她就是漫不经心,把父母师长的话当耳边风?

偶而在奋战一天,孩子入睡后,苏菲身心俱疲地坐在床边,脑中有一股微小的声音升起:「我好累了,好想放弃……这种状况到底要持续到什么时候?」有时候,她也会忍不住跟先生说:「我觉得我是很失败的妈妈,生出这样的孩子,又不知如何去教她,我好担心情况不但不会好转还会愈来愈糟…..」

负向的想法,通常会带来负向的管教态度,并且造成负向的亲子互动,例如有些父母会期待孩子做一些他做不到的事,当有了这种期待,孩子却达不到时,对孩子负面的看法因而产生。认为自己无法控制小孩的父母,小孩比较容易出现行为问题,而一味责怪自己、责怪孩子、责怪配偶或学校人员的父母常常无法采取有效的行动。所以父母必须检查自己的想法,必且必须愿意去改变那些没有帮助的想法。

什么是对父母没有帮助的想法?

① 懊悔假如当时没有生下这孩子就好了、如果早点发现孩子不对劲就不会像今天这么辛苦了、如果当初让孩子去念别所学校就不会有这些问题发生…

② 简化的责任归属我的小孩有问题都是我的错、我们家的问题都是由我的小孩引起的、只要我的配偶改变态度一切就会好转了、孩子今天会这样都是那个老师害的……

③ 神奇性的想法:药物最重要,药物会改变我的小孩;应该长大后自然就会好了、帮孩子换个学校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④ 灾难性的思考我的小孩没希望了、再这样下去孩子长大会变成罪犯、我的家庭永远会是一团乱…..

⑤ 完美主义在教养小孩时绝不能犯错、我的小孩必须在各方面都表现很好、孩子的每一件事都必须在掌握中……

⑥ 无谓的猜测我的小孩是故意做出不好的行为、我的小孩只是想引起别人的注意、老师故意刁难孩子……

⑦ 错误的期待:我的小孩应该表现跟其他孩子一样,我没有必要容忍他;大家上课都可以从头到尾乖乖坐好,我的小孩也应该做到……

⑧ 放弃的念头我已经无能为力了、我管不了我的小孩了、没有人帮得了我……

许多研究显示,父母对小孩和对自己的想法会影响亲子关系,同时会影响小孩情绪及行为问题的发生,尤其当家有特殊儿童时,父母必须常常检查自己的想法,找出没有帮助的想法,了解这些想法没有帮助的本质,然后找出有帮助的想法来反击这些没有帮助的想法。

举例而言,当苏菲患有注意力不足过动症的七岁女儿小洁让她感到心力交瘁时,她心中会升起「好想放弃,我已经试过各种方法,我无法控制我的小孩了。」的念头。

这个想法为么没有帮助呢?长时间教养好动、冲动又不专心的孩子,苏菲的身心疲累和沮丧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试过各种方法」有可能仍然尚未找到真正合适孩子的方法,也可能是在执行上不够彻底;我无法控制我的小孩了」,是一种灾难式的想法,其实有许多事情仍是在掌控中的。

父母想法如何影响对待小孩的行为?

如果父母认为自己无能为力,比较容易采取消极放任的态度,甚至任由孩子自生自灭,而自己则处于低自尊、低效能的状态,产生自责或自我贬抑的心态。

而随着父母想法而来的行为会如何影响孩子呢?当父母认为自己无能为力时,孩子会感受到自己似乎被放弃,内心会责怪自己,而行为上可能是消极退缩,自我贬抑,或者是为了印证父母的想法而更加放任自我,难以管教。所以父母必须常常检视自己的想法,问问自己的想法到底对自己及孩子造成什么影响。

如何反击?

一旦了解这些没有帮助想法的本质,就可以利用「反击」技巧,将它们用一种更有帮助的方式来重新思考。要如何反击没有帮助的想法呢?以上面提到的对父母没有帮助的想法为例:

① 懊悔事情已经发生了,懊悔是没有用的,只能好好去面对。

② 简化的责任归属谁的错都没关系,重要的是如何解决问题。造成问题的并不是只有某一个人,我们都有一部分责任。

③ 神奇性的想法:长大(药物、转学……)会有帮助,但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我们仍然必须很努力去处理问题。

灾难性的思考我不够理性,我无法预测未来,但是我们现在一点一滴的努力,都可以改变未来。

⑤ 完美主义我必须接纳我的小孩,如果他在某些部分表现不好也没关系,我应该要注意他的优点。我的小孩可能比其他小孩更具挑战性,因此我必然会犯错,而我也必须接受我会犯错的事实。

⑥ 无谓的猜测每个人的行为都有背后的原因,无谓的臆测对我们没有帮助,重要的是去解决问题。

⑦ 错误的期待我不能只是期待我的小孩靠自己自然而然就表现很好,他需要别人教导他如何表现。

⑧ 放弃的念头即使很累、很困难,我仍必须教养我的小孩,我没有其他的选择,我会找到新的方法来教养我的小孩。

在忙碌的育儿生活中,停下来,仔细检视自己的想法,有时会发现,问题不见得出在孩子,而是卡在父母的想法,当父母的想法倾向有帮助而非没有帮助,那么事情就会出现转机。如果自己真的无法厘清,寻求专业人员协助是一个选择,可以让父母在教养特殊儿童这个挑战上,透过「第「第三只眼」发现自己的盲点,进而采取正向而有效的思考模式和态度,在教养的困境中找到新的出路。

本文来源:本文素材来源于《华人心理辅导中心 - 孩子难带,父母难为,谈行为障碍儿童的训练 》,作者为陈洁心,由启儿博士编辑整理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